吴腾芳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4-07-23 15:36:00   | 来源:恭城地情网

  吴腾芳(1910.2~1971.10),灵川镇吴家村人。少年随父去永福苏桥打铁十年,备尝困苦和艰辛,为了寻找解救工农之道,他23岁丢下铁锤去桂林补习文化,28岁考入灵川县立国民中学。1938年10月参加广西学生军,后被编到国军广西新编第十九师五十五团机枪连当宣传员。他目睹国民党当局腐败无能和消极抗日,便愤而离职,先后进入南宁南武师范和桂林师范读书。在桂林师范学校党组织的教育和培养下,他决心跟党走。为了找党,他几次找中共党员没找到。直到1943年春节前,经肖雷介绍,吴腾芳于同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吴腾芳任中共灵川特别支部副书记,专管桂师工作。他积极开展工作,组织读书会和学习核心小组,团结教育青年,把桂师建成地下党培育青年的阵地。由于工作出色,深孚众望,被尊称为“老前辈”。1944年7月,日本侵略军向南进犯,吴腾芳奉命组织和率领“桂师暑期抗日宣传队”赴桂北各县宣传抗日。9月,以宣传队为基础,组建抗日武装;并由吴腾芳去争取灵川县长秦廷柱以县长的名义批准成立“灵川战时青年政治工作队”,任命吴腾芳为队长。在县境沦陷初期,根据特支的决定,吴腾芳率队主动出击日军平乐山村屯粮站,首战告捷,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鼓舞了军民抗日情绪。1945年2月,面对300多日军向蓝田堡的报复性进攻,吴腾芳向灵川县长秦廷柱力陈战与

  逃的利害关系,克服秦逃战不定的动摇思想,在县政工队的配合下,秦廷柱率领自卫队400余人挫败日军的报复性“扫荡”。由此,政工队声威日增,由10余人迅速发展到120人。1945年3月特支根据上级的指示,为与“临阳联队汇合,建立以海洋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便建立以镇义乡为中心的抗日民主政权“东区办事处”,吴腾芳任副主任主持工作。同年5月,国民党顽固派陈恩元秉承所谓“限制异党活动”,派民团指挥部司令黄绍立和支队司令罗志强率所部80余人到镇义“改编”政工队。吴腾芳带领几个队员赴灵田乡新桥村与黄绍立、罗志强“谈判”,队员留在屋外,吴腾芳单独入室。开始,罗志强诬称政工队是“非正式武装”,奉陈专员之命要进行“改编”。吴腾芳严正指出,政工队由秦县长批准建立,属县政府编制,“非正式武装”的说法,不符事实。黄绍立讲:“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应服从改编命令。”吴腾芳驳斥:“政工队改编不利抗战,要以抗战大局为重”。罗志强恼羞成怒:“谁不服从命令,要以军纪惩处。”吴腾芳也据理力争:“谁要强迫改编,后果由谁负责。”说罢,起身欲走。黄大喝一声:“站住!你今天不交出政工队,就别想离开这里。”一摆手,两旁卫兵一涌而上,抓住吴腾芳的两手。吴腾芳临危不惧,一声吆喝,留伏屋外的政工队员张俊等人,持枪夺门而入,枪口直指黄绍立、罗志强,吓得他们连忙改口“误会!误会!”吴腾芳微笑一声:“再见!”扬长而去。又得知黄、罗阴谋于当晚包围政工队强行缴械。吴当机立断,于当晚抢先包围了黄绍立、罗志强的指挥部,缴了他们的枪。1947年5月。省工委书记钱兴调吴腾芳去桂东,后又调广东湘粤桂边纵队工作。曾任怀东挺进队队长,桂东独立团副团长,纵队主力第二团副团长、团长等职,屡有战功。1949年3月,吴腾芳奉命从西江纵队调桂北游击队。同年6月,在全县桐塘召开的桂北地工委会议上,省农工委书记李殷丹宣布吴腾芳任中共桂北地工委书记和桂北人民解放总队总队长兼政委。根据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和桐塘会议精神,吴对部队作出新的部署:继续巩固老区,积极开发新区,主力向南挺进,形成包围桂林的态势。为了配合解放军南下,总队命令各部队向敌人发起全面进攻,同时结合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先后发布了《桂北人民解放总队成立宣言》、《总攻击命令》、《局部和平条件》、《最后通谍》和《告伪乡公所全体员警书》等文告。先后有国民党龙胜县党部书记长、县长、自卫总队副联合发表《反正宣言》,宣布起义;兴安、资源、灵川、龙胜四县联防办事处主任曾碧林率队投诚等。9月下旬,吴腾芳和陈亮率总队部直属大队(一大队)从全县南移灵川,随即布署摧毁灵川最顽固的镇义乡公所。解放大军在桂北总队的支持和配合下,从11月17日至11月25日,仅9天时间,桂北10个县(百寿县尚未解放)和桂林市全部解放。同时桂北总队也迅速发展到4700余人。

  解放后,吴腾芳历任桂林军分区副司令员、桂林专署副专员、广西航运厅厅长、粮食厅副厅长、桂林地委书记处书记、专署专员等职。20多年来,他工作勤勤恳恳,生活艰苦朴素,密切联系群众,从不以权谋私。他还去永福苏桥探望年青时代打铁的工友,体察群众疾苦,工人们深为感动。“文革”中,他备受摧残和凌辱,于1971年10月6日,被迫害致死,终年61岁。

  1980年11月13日,中共桂林地委为吴腾芳举行了追悼会。经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批准为他彻底平反昭雪,恢复政治名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