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日军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4-26 15:21:00   | 来源:《灵川县志》

    【桂林外围阻击战】  

  民国33年(1944)9月,日军突破湘桂防线后继续南犯,灵川为桂林保卫战外围阵地。有国军第93军一部约3000人设防于灵川北面大溶江、小溶江;第79军制敌于淞江口、接龙界一线;第97军一部数百人守东线铁坑、海洋圩;第31军1营守灵田桃子隘。10月11日,日军第11军第3、第13、第34、第40、第58师团共5万余人,从北、西、东分五路进犯县境。  

  日军第40师团于10月12日至25日,从正面猛犯大溶江老堡村阵地,遭重创。旋以5000兵力犯西线淞江口,激战7昼夜,未逞。敌师团长宫川中将乃于10月25日强令步炮同犯桃子隘,战两昼夜,终因众寡悬殊和无后援,桃子隘防线于27日被突破;日军连夜侵人镇义金丝洞、黄花坪一带,后犯双潭南下。28日晨,铁坑守军一个连迎战日军第13师团第3大队,全连官兵阵亡。29日晚,日军经铁坑南犯大圩镇,31日凌晨从镇西北3公里和镇东南7.5公里两处窜渡漓江,攻占桂林南郊奇峰镇和雁山圩。第40师团于29日陷海洋圩、灵田圩后,其主力犯据尧山,东逼桂林。在日军第52旅团、第58、第3、第13师团连续强攻之下,大溶江镇于10月29日失守。当日晚,灵川县长秦廷柱率部分自卫队员最后撤离县城。10月30日傍晚,县城(三街)沦陷。西线军民10月21日至29日,对日军第34师团在接龙界一带激战7昼夜,击溃敌人进攻,守军于29日晚奉命撤退。日军于30日进九屋;11月1日犯公平圩、岩山圩而南下西迫桂林。11月2日、3日,中美航空混合大队机群,空袭兴安全线敌供应线和阵地,毙敌475名,马105匹,毁卡车51辆。5日,美十四航空队助战桂林前线,袭炸大圩一带敌占村庄,毙敌130名。从11月1日至5日,日军第11军炮兵各队沿公路陆续犯抵县境甘棠渡。至8日,先后进入5个炮兵阵地:矮山塘村、五权村、路西村、社塘村、下宅村(均在桂林北面2.5公里至7公里地段)。11月10日,桂林陷落。  

    【夜袭日军平乐山村转运站】  

  平乐山村位于马场隘东南侧3华里,是公平山区与潭下、大庙通道,为日军所抢粮食、牲畜、挑夫、妇女等的临时转运站,有守敌20人枪及电话通讯设施。民国33年12月某日,日军200余人进犯公平抢劫(公平为灵川战时储粮地点之一);中共灵川特支决定由政工队主动出击日军,夜袭其转运站。当晚10时,政工队队长吴腾芳、副队长全昭毅(均为中共特支成员)率12人枪从狼集村出发,12时许抵平乐山,迅即切断电话线后开枪射击,并采用“放排枪”以乱敌虚实,守敌猝不及防,盲目射击,战斗约1小时结束。我捣毁日军仓库1个,获军用电话线数捆。此役袭敌腹背,挫其锋芒,迫使日军怆惶掉头驰援平乐山,公平免遭洗劫,鼓舞、了民众抗日情绪。  

    【磨石界反扫荡】  

  民国34年3月18日,日军300余人枪(配迫击炮数门)并挟民夫300余名,由县城及群益乡分两路进犯灵岩乡,抢先占领磨石界险要阵地,妄图对县政府临时驻地蓝田及周围疏散区进行报复性扫荡。中共灵川特支为此召开紧急会议,派副书记吴腾芳找县长秦廷柱策议反扫荡事宜。即由秦率自卫队400余人于九屋磨石界正面迎击,政工队60余人从公平绕道粟家村,巧袭日军后续部队。先后激战两昼夜,毙伤日军60余人,自卫队伤、亡各1人。至19日,日军因腹背受击不支而溃返县城。  

    【岭尾渡伏击战】  

  民国34年5月16日下午3时,全昭毅指挥政工队和潞江自卫队共60余人,于岭尾渡伏击日军一个班(15人),毙敌14人,政工队无伤亡。据侦悉据甘棠渡日军守备队逢潭下圩日都派一个班去“征收”物资,甘棠江岭尾渡为其必经之地(距甘棠渡、潭下圩各为2公里许,距县城(三街)8公里,三处均为日军据点)。5月15日晚,全昭毅、张俊率政工队30人从潞江出发,于16日拂晓设伏于岭尾渡东岸松林中,(另派30人于三街方向以断敌后援)采用“去时不打回来时打”(敌思想麻痹,精力疲倦)的作战方法。上午10时许,放行日军通过伏击圈,并派1名政工队员跟踪潭下圩,待日军回程船渡至江心时,方进行猛烈袭击。日军猝不及防,或立船顽抗,或跳江泅逃;政工队或伏岸猛射,或枪打“浮头”,且有对岸村民指点目标,喊杀助威。因甘棠渡援敌赶来,政工队迅即撤回潞江山区。  

    【金竹反扫荡】  

  民国34年6月7日上午7时,吴腾芳率政工队、自卫队共80余人,加强东区抗日斗争,于漓江东岸凤毛岭伏击日军“征伐队”20余人。居高临下,枪、石并举,毙(伤)敌7人。为防日军报复,吴星夜调集潞江自卫队(由全昭毅率领),并动员群众准备配合战斗。  

  6月88上午8时,果然日警备队120余人分3路进犯镇义。吴、全指挥政工队、自卫队共120余人,动员群众200余人配合,采取“诱敌深入”,围攻于金竹村。日军中计“入袋”,多次反扑未逞,且饥危交迫(整天没有饭吃),于黄昏时败退;死5人,伤10余人。政工队1人阵亡,伤4人。  

    【新桥反摩擦(罗、黄事件)】  

  民国34年6月中旬,国民党桂林专员公署专员陈恩元奉行投降卖国政策,派民团指挥官少将司令黄绍立(瑞华)和桂林民团指挥部上校支队司令罗志强率30余人窜入镇义山区,妄图收编灵川抗日政工队。吴腾芳根据特支决定,率张俊等8人应邀到灵田乡新桥村罗、黄指挥部谈判,斥其分裂投降阴谋,伸张团结抗日正气。罗、黄恼羞成怒,定于当晚包围政工队强行缴械。特支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于当晚抢先包围罗、黄指挥部,缴其机枪3挺,步枪10余支;并发动群众断其供给,迫使罗、黄于第三天逃离镇义。  

    【海洋圩之战  

  民国34年5月,海洋、漓源抗日联合自卫大队70余人围攻海洋圩日军据点,用自制土炮24门猛轰日军碉堡,毙、伤敌10人,残敌龟缩于碉堡中,趁夜惶逃兴安高尚乡。自卫队员5人阵亡。  

    【富足村反扫荡】  

  民国33年11月20日,日军40余人犯潮田乡富足村。“富足村抗日英勇敢死队”30人,由队长李汉斌指挥反扫荡。首先组织全村老幼撤离村庄,后用鸟枪、土炮在山林中伏击日军,毙敌2名,缴获步枪1支,子弹2盒。27日,日军分三路来村报复,先派两名汉奸探路,敢死队毙其1人,擒获1人丢入龙骨山溶洞中。  

  另有人自为战、伺机袭击日军者,不胜枚举。例如:民国34年5月某日,据塘西村日军盐田队到合堡村抢掠,农民经桥玉、经富元二人佯装为1名掉队的日军带路,至村前小河边将其杀死。5月,下涂家村农民涂赐喜等3人正在村边岭上看牛,发现1名日军进村侦探,便合谋猝袭,徒手将其卡死,抛尸于岩坑。民国34年4月,潭下桥头村农民3人,结伴趁夜摸入日军桥头“复兴部队”哨所,用大刀劈死哨兵3人,弃尸河中。吕纂阳(桂林人,疏散在潭下毛村居住),一日从潭下圩回村,至村边遇1名日军欲入村骚扰,乃趁其不备,将其打死,得步枪1支。  

    【桂林西北外围攻守战】  

  民国34年夏,日军面临全线溃败。国军汤恩伯部94军迫击桂林日军。先从湘西下龙胜,一面打开桂林西北要隘丁岭界,沿桂穗公路进军,主力则东进灵川。7月14日午,121师363团进抵县境西北蓝田堡。15日,团长饶启尧和灵川县秦廷柱县长于梭子田村晤谈攻击事宜;师部、军部也先后到达蓝田指挥。至16日,强占磨石界626高地,并派兵进袭磨石界东南一带岛屿式石岩和村庄据点。时牟廷芳军长更新布置,由原计划两翼包抄(桂林)改为集中力量实行中央突破,并出敌不意,派363团绕进敌后作战。17日,第5师攻占马场界、蔡岗界等据点。至此,形成灵川西北部反攻阵地。  

  岩山圩战斗:岩山圩是灵川与义宁、桂林主要通道。7月22日,121师朱铭师长采用“明修栈道,暗取陈仓”战略,趁盟机8架来九屋空投弹药之势,一面扬言“直下潭下,攻取桂林”;而同时调集兵力于当晚率陶团扭头南下岩山圩。24日凌晨2时,经小攻进占仙娘庙,团部、师部分驻岩山圩和新寨。布置未定,时日军注意力从宛田、磨石界迅即转向岩山圩,接连派两个大队(其中1个加强大队)从岩大山突袭岩山圩和仙娘庙阵地。仙娘庙一度失守,离团部200米处巷战激烈,连居民的棺材都用作了掩体,朱铭师长命陶团长书一纸命令,急传各级军官签名:死守各自岗位,擅自移动者枪毙。将日军钳制于桂穗公路与灵川西线的夹击之中。25日晚,国军第5师“谢团”从宛田来援岩山圩,敌咬尾溃泻而出,企图夺逃灵川,岩山战事更烈。牟军长命令:稳住岩山阵地,西克义宁,后取桂林。至27日,共激战3昼夜,歼敌1500余名。之后,谢团西进义宁,与友军沿桂穗公路从桂林西南郊入城区;121师陶团于当日下午10时许相继从西北郊攻人桂林。28日,光复桂林。为全国第一座收复的省会城市。  

  长蛇岭战斗:7月16日晚,朱铭师长电令363团向敌后进击。自17日上午8时30分从大塘村出发,13时许到千佛楼,由南藩、北障两乡办事处(实为中共灵川特支领导)为其提供详细地形、社情资料、安排向导、供应粮食等。当晚两纵队强行通过自竹坪、上下涂家、dǎng中等日军封锁线。18日拂晓占盘古岭,据登长蛇岭东北包子岭500高地;并趁大雾占领整个长蛇岭。团部设于609高地。该岭位于桂林西北10公里交通干线西侧,全长7公里,扼湘桂铁路、桂全(州)公路和灵川通往义宁大道的咽喉。因孤山周围村庄如定江街、潭下圩、东岭村等均为日军据点,敌始料为小股国军偷袭,后来就从桂林调集兵力(时占据桂林日军约1.5万余人)同潭下据点的吕武3665部队等共千余人,步炮协同争夺达半月之久。国军阵地东南500高地和609高地曾三次易手,至26日,守609高地第一营官兵几乎全部阵亡,团长令特务连抽调20名增援,1小时后仅剩8人,饶启尧当晚电报牟廷芳军长(驻蓝田堡)有“全团官兵死伤过半……弹尽援绝,长蛇岭势将不守,职决与阵地共存亡”等语。并派杨增春连据守,手令连长:“609高地不守,贵官不得生还”;近10昼夜,歼敌数百,阵地屹然。上士排付李文柱率领9人守盘古庙,毙敌80余名,虽剩一兵一枪,敌不敢冲入。最后决战于雷家村,30日,由桂林、义宁两地溃敌与潭下圩一带之敌共2000余人猛犯雷家团指挥所,昼夜激战,步炮并举,白刃相见,歼敌逾千;饶团尾追溃敌,于31日从北郊入桂林。长蛇岭之役共歼敌3700余人,国军伤亡640余人。  

  【灵川(三街)光复  

  桂林光复后,,灵川战事仍在进行中,日军且有增援之势。牟军长采用“越点袭击”战略,派43师易团由东北面高地攻打灵川背后,先断其交通,然后夹击;并派黎团由正面策应,20军133师协同作战。易团于31日到达指定高地,因连日大雨山洪暴发而无法徒涉,便彻夜赶扎竹筏,于8月1日拂晓西渡漓江,攻入灵川县城,昼夜激战。8月2日午,灵川光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