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事之袭击灵川县政府与三次反“围剿”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4-26 15:27:00   | 来源:《灵川县志》

  灵田起义之后,桂北游击队先后粉碎国民党军队3次“重点围剿”。  

  第一次反“圈剿”(1947.7~1948.2)1947年9月,国民党广西第八行政督察区专员兼保安司令陈恩元组织灵川、龙胜、义宁、兴安四县联防“清剿”,采用以“游击对游击”方式出动保安团、队共2000余人;9月5日,成立以县长胡琦为主任的所谓“灵川县清查奸匪委员会”。游击队则采取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打击敌人、灵活机动的策略。1947年8月中旬,派张俊、阳至冠、庾剑等数人开枪夜袭县城。10月22日晚,全昭毅、阳雄飞率30人一弹不发夜取灵岩乡公所,俘敌20人,步枪、手枪20余支。10月25日,游击队员秦万家、李荫浓、莫志高、秦振四人于长蛇岭被捕(后被国民党杀害于桂林北门)。1948年元月,阳至冠、张俊率武工队6人夜袭县府门口岗哨,击坏岗亭的马灯,向院内投掷手榴弹3枚,县政府上下一片惊慌,且震动桂林。国民党桂林市市长苏新民对记者惊呼:“游击队竟敢进攻县府!”1月14日拂晓,全昭毅、阳雄飞率60人跳出灵川,奔袭兴安金石乡公所,毙乡队附1人,俘敌30余人。下旬,掉头西走龙胜,于县属两江乡黄泥坪击溃保安队一个连,毙伤敌6人。2月10日撤回灵川中部雍田村寨子山与阳至冠武工队汇合。迫使四县保安队疲于奔命,各回县城防守,灵川县县长胡琦因“剿匪不力”被革职。  

  第二次反“围剿”(1948.3~1948.5)国民党广西第八区专员兼保安司令陈恩元纠集省、专、市(桂林)、县、乡保安团、队2000余人,对灵川地区进行“重点围剿”、“全面清乡”。3月23日,陈坐镇灵川“督剿”,限令至7月底止,“将所有‘散匪’、‘股匪’彻底肃清”。通称“四月围剿”。游击队采取3条反围剿措施:(1)3月,派先遣分队北上全、灌开展斗争,以牵制灵川之敌;(2)游击队领导机关带一小分队跳出灵川,暂时转移兴安涔江村一带山区;(3)由阳至冠率21人坚持灵川斗争,并由阳至冠、李宏成、诸葛鑫3人组成临时领导小组。李宏成率武工队四处袭扰敌人,阳至冠、肖永平率基干队挺进东区发动群众,伺机歼敌。陈恩元“围剿”从东区开始。3月31日,游击队员吴培梅、蒋光密、李志明3人在执行任务途中被保安队包围于陈白田一茅屋中,坚持战斗3小时。吴、蒋负伤毁枪后牺牲,被割下头颅挑到五里排、蛟塘村和县城“示众”,李负伤被俘,后被杀害于县城。4月,李宏成率队夜袭蔡岗村(灵川县长秦献玉家乡武装据点),杀村长秦景龙。5月5日,阳至冠率队攻下东区镇义乡公所,缴步枪4支,烧乡公所粮册,旋即攻打三街凉风桥火车站,捕杀镇义乡乡长兼自卫队长全志坚和秦雄等“地头蛇”。4月底,游击队北上分队在全、灌打响,迫陈急调蒋八桂部百余人赶救全、灌。5月下旬,“重点围剿”破产,陈恩元只得承认“共产党是剿不灭的,不剿还好,越剿越多,越剿越厉害”。8月,陈以“剿匪不力”而被革职。  

  第三次反“围剿”1948年11月,阳雄飞主持中共桂北地工委会议(即“十一月会议”),突出强调进攻发展方针。12月中旬,南锋部队攻下镇义乡公所。接着,会同农民小组共200余人在南藩乡五里排破坏铁路线。1949年3月13日,夜袭甘棠渡火车站(距桂林14公里),全歼守敌。5月下旬,于甘棠渡点兵石伏击南行国民党军车,毙敌数名,俘敌20余人,缴获机枪1挺,长短枪15支及军用物资。5月,夺取山口村保安队据点,缴获机枪1挺,步枪20余支,又里应外合夜取忠义乡公所,毙乡队附1,俘敌20余人,缴获手、步枪20余支。此时(5月),国民党“灵川县清乡委员会”成立,县长吴仁光任主任。县乡保安队扩大到300余人。第八区专署保安队主任参谋李觉民、科长吴淞坐镇灵川清剿,配合桂林绥靖公署的“切块围剿”。6月,游击队捕杀群益乡秦献瑞和春牛仔等敌特。7月,全昭毅率南锋、翔云两部共300余人,一天内连续摧毁群益、公平两个乡公所和蔡岗据点。随即又在公平松树江击退灵川县县长吴仁光率部300余人的“进剿”。8月15日,国民党桂林绥靖公署主任李品仙带领军政督导二团到灵川“督剿”。仅隔4天,全昭毅命部于19日同时火烧三街铁路桥和甘棠渡铁路桥。断敌军军运交通达半月之久。21日,国民党当局于县城强行召开反共大会,一次杀害游击队员及家属石其俊、张明奎等8人,李品仙以“剿共、护桥不力”将县长吴仁光和保安二连连长撤职查办。